下载手机app下载

一会后,黄浮爬了出来,之后,风怜花说了几句不知什么,只看出其中一句是“玩得很大么。”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阴险的笑容。

张静涛知道三人精通赌术骗人,那么必然也懂得不少魔术手段,不知道三人发现了什么,却见三人又从原路返回了,似乎要去萧狂风那边的铁链看看。

又走过楼下时,就听风怜花轻轻拍着自言自语着一些权贵的名字,包括燕王,乐盈之类,不知这阴人在想什么。

张静涛更完无法捉摸这人会做什么。

等这三人去了萧狂风那里,萧狂风亦是强悍,未等三人靠近,就让士兵赶走了他们。

风怜花虽脸色阴沉,但这刑场的护卫既然是储君负责了,他这个王廷执事自然只能管管一些内勤上的事务。

张静涛看到这里不看了,深深吸了口气,决定先带着柏巧儿离开这里再术说。

柏巧儿穿戴整齐后,带上了贵重物品,抱着婴儿,跟着张静涛来到了门口,之后看准了时机,快速逃入了对面的隔巷里。

又带着柏巧儿出了村子,而后给了柏巧儿一枚青阳商会的会员戒指,二人才分手。

这枚戒指有多珍贵,很少人能想到,可偏偏柏巧儿就认为这枚戒指一定会变得十分珍贵,都不管自己的男人看到了会想什么,自此就戴在了手上,从未取下过。

到了十点多,赵敏的囚车不知去哪里转了一圈,终于缓缓驶入了刑场,护卫囚车的三千骑兵立即离开了,把刑场的护卫交给了赵里。

随之而来的,还有赵王和一批护卫。

天然呆萌可爱丫头户外写真集

赵敏被押到了火刑柱后面建好的牢笼里,赵王的很多护卫就围在了这里。

但这牢笼并不是为了羞辱赵敏用的,里面有很华贵的椅子和桌子,以及一些用罩子罩着的精美食物。

赵敏完不看赵王,只看了看那高远的天空,进去后,就坐在那里,只不时会咳嗽二声。

赵王也不看赵敏,只问穿着防护服的楚云梦道“助教小姐,那个试验如何了?”

楚云梦在赵王和赵王身边武士防备的神色中,靠近去,轻轻道“大王,博士说了,活不过三天,必死无疑。”

赵王丹脸色一喜,又问“确定么?”

楚云梦道“大王放心,博士研究病毒已有多年,这次连续试验过三个小孩,他们都没活过三天。”

赵王顿时松了口气,道“如此就好,等下助教帮公主除去防护衣后,就扔在台子上吧,助教自身呢?”

楚云梦心里都不由一慌,只怕赵王倒是把她直接射杀当场,也一把火烧掉,连忙道“我带了气压水箱,里面装了消毒水,用的是强碱石灰水,还加入了中药,可以自己喷洒消毒,这种方法博士已经试过无数次了,绝对没问题的,否则博士自身早就出事了,大王放心。”

赵王道“甚好,甚好,助教小姐辛苦了,来呐,赏这位助教小姐春平城中宅院一座。”

又对楚云梦说“这亦是慰劳沾纳博士,小姐可明白?”

无疑,赵王是把楚云梦看成了沾纳的女人。

楚云梦谢道“小女子明白,感谢吾王赏赐。”

一边的风怜花便在马上拿下了随身带着的文书笔墨,写了一分赏赐文书。

赵王给其打了印章后,风怜花拿去交给了楚云梦,却很小心,没碰到楚云梦的手,尽管此刻楚云梦还没帮赵敏去掉防护服。

楚云梦又谢过后,赵王道“那就先帮公主除去防护服吧。”

楚云梦答应了一声,走去了,却不是进入牢笼,而是在老远的地方开始洒石灰粉,洒了老大一圈,让赵王远处的臣属都是不明所以。

只有赵王和身边的几个护卫都是恶寒,不由都退后了几步。

风怜花本也恭顺陪在一边,见了也是脸色阴沉退后,而后对黄浮淡淡说“知道沾纳的实验室在哪里么?本公子要搞掉这个实验室。”

黄浮奇了“老大管这些干什么?”

卫凯也脸色阴沉,拍了黄浮脑袋一下,道“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别的手段,大家玩的时候,都是凭实力、本事和悟性,可这病毒不同,它的巨大威胁,是完不分权贵还是平民,就算是王,沾到也是死!这种东西,怎么可以让它存在于世。”

风怜花微微点头,阴柔道“这些德鲁伊人疯了,病毒是最容易颠覆上层的事物,德鲁伊人的公主的染上了,也一样要死!若一个处置不当,整个德鲁伊王室死光都不奇怪的,这不是那么好防的。”

卫凯又道“不错,比如用火鸦箭来洒病毒的话,只要偷偷几支箭飞到王室花园里,随便落在哪里,到时候,谁碰到了病毒后,若再带给其余王室成员,一死就能死一片。”

黄浮一哆嗦,道“允许病毒存在真的是疯了,老大放心吧,要查到不难,要弄死沾纳也不会很难的。”

的确,有心要弄死沾纳的话,对于风怜花这几个亦是任何手段都无所不用的阴人来说,还真的是不难的。

只是,三人未料及沾纳已经离死不远了,艮本不需三人来动手了。

而作为赵任的有艮有底的武士自然是可以带弓弩的,否则赵王遇到刺客射击时,就不能立即反击了。

风怜花三人的马上就都带着长弓和短弩。

卫凯道“要不要射杀了这个沾纳的助手?这事我王虽要给儒门面子,不太好如此做,但我们却无妨,就当又犯了个错好了。”

风怜花阴狠道“好,这女人解开公主后,就不能离开囚笼了,她到了时间,要把公主绑上柱子,等她下来要从囚笼走到外面,那时我们就射死她,等囚笼燃烧起来后,就安了。”

黄浮道“就囚笼那些木才,未必能把人烧掉,能安么?”

卫凯道“三弟也要学些医理,病毒这东西也没那么神秘,凡是空气传播的病毒,都是要活人呼出的气才能传播的,死人没气出来,这周围又经火一烧,自然大体上就安了。”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