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年短视频

其实说实话,高文偶尔也会反思一下自己招揽人手、建设领地的方式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以至于聚集在自己身边的人(球/鱼/灯泡等)都是如此的特征鲜明,这些特征鲜明的家伙在能力上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但他们那鲜明的特征却时不时会让好好的一件事变得尴尬起来——尼古拉斯?蛋总毫无疑问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这个球竟然还会变方,这上哪说理去。

这新式印刷机出来之后要记录个功劳簿都不好写的——别的项目负责人你说人家兢兢业业鞠躬尽瘁大可以说什么积劳成疾、累到吐血、轻伤不下火线,回头写到机械研究所这里就写所长因疲惫过度导致长出十二条边来——这要不附上七八张插图和两页说明文字你都得怀疑写这文章的脑子是被门夹过……

“你……辛苦了……”高文眼角一跳一跳地看着这个铁球星人,“这个项目结束之后你就歇两天吧……”

“哎,放心,小毛病,很快就恢复了,”尼古拉斯蛋仿佛压根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状吓到了多少人,“还是先看看这台设备工作起来的样子吧——你一定会感到满意的。”

高文努力把注意力从尼古拉斯蛋新长出来的那十二条边上转移开,开始关注起这里真正重要的东西。

那台从工作原理到结构再到造型都跟他所知的印刷机不太一样的“奥术印刷机”已经整备就绪了。

“开始吧,”高文点点头,“从最初的编辑开始。瑞贝卡,你亲自操作一下。”

跟着高文一起过来验收成果的瑞贝卡早就在等着这一刻,她立刻开心地应了一声,随后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奥术印刷机旁边的那台小柜子前。

她扳动了小柜子侧面的一根拉杆,一阵非常轻微的嗡鸣声随之从设备内部传来,在柜子顶端镶嵌的那块投影水晶表面浮现出些微光芒,紧接着,一片淡蓝色的光晕便出现在整个设备的顶端。

它很像是没有接通信号、处于待机状态的魔网通讯器的息画面,不同的是,这幅画面的边缘有着一圈明亮的方形线条,那应当就是版面的限制区域。

而在这台小“柜子”启动的同时,在柜子和印刷机主体之间的连接处,一片金属平台上方镶嵌的一块水晶也亮了起来——高文这才意识到,这个用于连接两个设备的结构,其实就是奥术印刷机的“扫描装置”。

少女与猫的午后欢乐时光

在旁边待命的助手走上前来,将一张早就写好文字的白纸放在了金属平台上。

在“小柜子”上方的息投影中,立刻便出现了那张白纸的影像——到这里为止,每一个步骤都是这个世界的魔法师们再熟悉不过的情景和现象,这不过是幻术系魔法和水晶工艺中最常见的技术而已。

但随着瑞贝卡在小柜子顶端的“键盘上”敲下第一个按键,高文看到了常规幻术系魔法中不曾出现过的东西

柜子顶端的息投影中,白纸的影像下方,出现了瑞贝卡输入的字符。

一连串字符很快便被瑞贝卡打了出来,形成一句话“上面的是实体扫描功能,这句话是文字编辑的功能。”

随后瑞贝卡拉动了键盘旁边的一根手柄,从小柜子里随之传出轻微的机械运转声,她继续输入字符,新的字符便在之前那句话的下方浮现出来。

“说起来,你是怎么在一个幻术投影里输入文字的?”高文问出了这个之前被自己忽视的问题,这个问题让他极为困惑以现在塞西尔的符文逻辑学进展,计算机技术仍然遥遥无期,技术人员们还制造不出具备数据处理能力的法阵,詹妮那边对此也没有任何头绪,那么瑞贝卡是怎么在一台这样的设备上实现文字处理的?

这是个单纯的机械过程?那么单纯的机械过程是怎么转化为息投影上的符号的?

“哦,这个啊,其实原理并不复杂,就是结构复杂。字母一共也就28个嘛,再加上常用的标点符号也就三十多个,我们就在这个柜子里直接做了三十七块预先刻上字符的白水晶,这三十七块白水晶很小,用连杆排列成一个扇形盘,扇形盘最前端有一个很小的窗口,窗口另一端是一张会移动的薄纸板,纸板背后则是另外一块随纸板一同移动的、扫描用的水晶。在这个‘键盘’上按下一个符文扳机的时候,对应的白水晶就会被弹到扇形盘前端的窗口并激活,在纸板上烧蚀出一个黑色的字符——然后纸板背后的水晶就会把图案照射下来。另外,通过调整白水晶和纸板之间的距离,字符的大小也是可以调节的……”

瑞贝卡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个小柜子侧面的盖板,高文看到了里面错综复杂、令人惊叹的机械结构,那机械结构竟隐约和他记忆中的机械打字机有些相似。

瑞贝卡还在继续说着“不过它的缺点也挺明显的,首先每次都要消耗一张纸板,当然这个消耗并不算大,还能接受,其次就是打字的时候要小心点,打错之后纸板上就会留下痕迹,错的少了还能把纸板退回去用黑块键覆盖掉,错的多了影响就白打了……”

“不可思议……”高文近乎惊愕地看着那复杂的机械结构,那些巧妙设计的连杆、弹簧、齿轮和滑轨仿佛带着奇异的魅力,它们是在数字技术尚未出现的阶段人类智慧的结晶,是机械工艺登峰造极的体现,他瞪大眼睛看着瑞贝卡,“你想出来的?”

“我和助手们一起弄的,”瑞贝卡挠挠头发,“严格来说我只是提出了想法,设计完是助手搞定的——新来的魔导技师里有两个人是从王都来的钟表匠,他们非常擅长设计这种精妙的机械机关——不过他们在王都的时候可没有这个机会来设计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旁边的尼古拉斯蛋紧接着就发出了闷闷的声音“我原本还打算把那两个钟表匠弄到机械研究所这里呢——结果他们对魔导技术更感兴趣。”

钟表匠……

高文看着小柜子里那错综复杂的机械结构,带着钦佩微微点了点头“很好,很好——他们两个是人才,和科恩一样的人才,要重点培养一下。现在你继续吧。”

“哎,”瑞贝卡高兴地点点头,“接下来就只剩下把这些编辑好的东西传给奥术转印筒,然后印刷出来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扳动了柜子旁边的另一根拉杆,伴随着柜体内瞬间响起的密集机件转动声,高文看到印刷机中部的那个核心装置——奥术转印筒的表面浮现出了整整齐齐的蓝色微光。

那正是瑞贝卡编辑完成的印刷图案。

在两秒钟的预热和固化之后,转印筒表面的图案稳定下来,随后印刷机的其他部件便开始运作,平整洁白的纸张被送到印刷机中央,覆盖在黑色的“墨板”上,转印筒则在机械支架的运作下被压在纸张表面,从左向右迅速刷过。

印刷好的纸张被滚筒迅速卷走,紧接着便是下一张纸……

在印刷机的运作声中,瑞贝卡为高文讲解着它后续的工作过程“每次连续运转能印刷三百张,然后休息一分钟左右,让滚筒重新充能、加热、固化,同时更换下面的墨板,开始新一轮印刷,这个过程中被更换下来的墨板则送到加热台上充分加热,让墨面恢复平整,待冷却之后再换回去。”

高文此刻已经完被这台运转起来的机器吸引了目光,那飞快完成印刷的纸张,不断重复、高效有序的机械结构,还有从机器内传出的齿轮与连杆工作所产生的声响,都让他忍不住想起了第一台魔能引擎启动时的景象,一种昂扬的情绪充斥着他的思绪,他不禁赞叹起来“好……很好,好的超出了我的想象!”

“其实我觉得这个还有改进的地方呢,”瑞贝卡满脸都是“祖先大人夸我了”的骄傲表情,但还是使劲绷着一张荣辱不惊的脸,仰着头在那说道,“我觉得它中间那一分钟的休息时间就是最浪费——要是改进一下转印筒表面的涂层配方或者里面的投影水晶,它应该就能连续工作更长时间了,而且下面的墨板用着用着就会因为油墨消耗而变得凹凸不平,必须重新加热平整再冷却才能用,我觉得这个也要改……”

高文听到了瑞贝卡的话,但他还没开口,就听到旁边的赫蒂打破了沉默“第一个改进方向我说不好,不过第二个我倒是有个主意——你何不把墨板做成可以在印台下面循环转动的‘墨带’?再在机器侧面设置加热墨带、平整墨面用的装置,比如一个热滚筒,这样应该可以解决问题。墨带的基质你可以试试蓝纹月光布,现在已经在工厂里量产,成本很低又结实不易变形。”

“哦对!”瑞贝卡顿时一拍巴掌,眼睛发亮地看着赫蒂,“姑妈你真厉害!果然上了年纪的人都有智慧……”

赫蒂“……”

高文“……”

“大好的日子,大好的日子,”高文在赫蒂把那根带着钉头和钢棱的法杖提起来之前赶紧伸手拦住了自己这位曾xn辈大孙女,又看向瑞贝卡,“总之改进肯定是需要改进的,新的机器设备必然有不完善的地方,你一个人的思路有限,可以和团队一起去做,甚至将来可以去听听使用印刷机的工人的意见。戈德温先生,你对这台机器怎么看?”

来自王都的学者,现在的新闻出版部门负责人戈德温?奥兰多从那台新式印刷机启动便瞪大了眼睛,一直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台复杂、精妙到不可思议的机器,此刻他终于清醒过来,听到高文的话之后,这位老学者不禁一声赞叹“何等难以置信的事物……如果我再年轻一点就好了,我非要搞明白它的原理不可。不过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写一篇文章,尽我一切努力去向所有人介绍这个东西,哪怕很多人不能理解这台机器的原理,我也希望他们能知道领地上有一群聪慧过人的天才创造出了这样伟大的机器!”

“那就去写吧,”高文微笑着点头说道,“在磐石要塞的战争新闻结束之后,是时候发布一点让人们放松心情,又能引起民众好奇心的东西了。”

(有本书叫《我是幕后大佬》,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开篇或许看起来有点套路和发干,但创意很好,后面可以期待,书荒期的可以去看一下。)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